《人物》独家对话郭德纲|看到有一些个负面的东西,谁谁谁正在骂你,我总想的是这东西过去之后,我耀武扬威那个状态,一想到这儿就好兴奋

 

谈与徒弟的恩怨 郭德纲:我对钱没有概念 说我克扣钱是丧尽天良

 曹云金、何云伟永远是敏感词。德云社的演员接受《人物》采访时,会对这两人尽量避而不谈,即使迫不得已提到,也小心翼翼地用“曹、何”指代,仿佛念出全名就有罪过。郭德纲经纪人会删掉提纲里的所有相关问题。所以并不意外,当《人物》记者向郭德纲问起与徒弟的那些恩怨时,旁边的宣传立马试图打断。郭德纲摆摆手,“没事,来,说吧,不碍事。”他接着说了下去。最终,他说了很多。

这是8月3日晚,在上海,东方卫视《笑傲江湖》节目录制完成后,郭德纲在化妆间里接受《人物》杂志采访。前所未有的,他详细地聊到了“叛徒”与回归者,聊到了后来引来热议的德云家谱,也聊到了讲究传统与规矩的相声戏班如何管理、改造。德云社尚未对外发声的当下,这次长谈像是对未来风波的某种回应。

谈与徒弟的恩怨

“很微妙,很多事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”

《人物》:你在《笑傲江湖》里说过,“亲手养起来的徒弟,想把我亲手弄死”。当时这句话,我想知道是有点艺术性,还是说是真的?

郭德纲:真实的情况远比这些个要血淋淋一些。(《笑傲江湖》宣传试图打住这个话题)没事,来,说吧,不碍事,真实的情况远比你们所了解的要血淋淋得多。

其实孩子们还是单纯,就是走早了,最要紧的一句话就是你远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。

《人物》:那怎么理解“叛徒”和艺成之后出山这两件事的分别?

郭德纲:艺成了出山是很正常的事情,我的目的,收徒弟,我不是为了给你们都留在我身边的。最重要的一点,我能挣钱,我不是指着徒弟吃啊,并不是说我卖不出钱去,你们挣一场钱一百,好,都给我50、给我60,我不是,对不对?

我给你捧成岳云鹏了,你挣的钱,80%也是你自己的呀,对我来说意义不大。我就是因为我爱这个玩意儿,我喜欢,我看这几个孩子要说相声得多好啊,我给你捧红了。捧红了,你要有个仁义道德呢,咱们皆大欢喜,对不对?你远没有必要说出去,哎呀,我一落生就会这么些个节目,我跟那儿没有关系。

正常离开应该。甚至你言语一声,师父我准备在哪哪儿去干,我给你写一匾,开业当天,我还能去。然后比如你在哪儿,我到那儿,以后每年过节你回来看看我,我演出路过那儿,咱们爷儿俩聚聚,这不很好吗?

我欢迎这样的徒弟,你说比如房小满(房鹤迪),在东北长春干,齐鹤涛在呼和浩特,就是外地这种学生有很多,这不都挺好的吗?

举一个例子吧,今年9月份,德云社收筱字辈的孩子,就是岳云鹏开山门,我们新整理的家谱,其中有这么几句话,就是某些人,因为被开除了嘛,其中就是“逢难变节,卖师求荣”,“欺天灭祖,悖逆人伦,逢难变节,卖师求荣”,我觉得有这几个字,你就能明白当时的恶劣情况。

但是其实之前,我还是不愿意说这些东西如何如何,你不管怎么说,儿子再混蛋,他也是你儿子呀,是不是?可是现在呢,我后来一想……

《人物》:曹云金在家谱里边吗?

郭德纲:你到时候看,如果说我的家谱里边有名字的就是我徒弟,没有名字的,我们都会有一个解释。你比如说后边鹤字科,我们现在已经开除4个了,为什么开除?谁谁谁怎么样,谁谁谁怎么样,有理有据。

包括赵云侠,新家谱都写上了,在云字底下会有一个备注,赵云侠几出几入,颇多反复,暂留察看。现在赵云侠回来演出,不叫赵云侠,叫本名,你只是我们一个普通员工,你不是云字科的弟子。说日后如何,那咱们再说。

(注:8月31日郭德纲发表了一条有关家谱的微博,其中一张图片上写道,“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,欺天灭祖悖逆人伦,逢难变节卖师求荣,恶言构陷意狠心毒,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,为警效尤,夺回艺名逐出师门”。另一张图片显示,鹤字科中有四人,一人被“革除师门”,两人被“清门”,一人“暂留查看”。)

《人物》:刘鹤春回来了,还能用鹤字吗?

郭德纲:刘鹤春走,是因为感情纠葛出家当喇嘛去了,不到一年也就回来了。这个没问题,他走了之后,家谱里也有他,只不过后面有个小批,备注,某年某月,在哪哪出家,我们得知道这孩子去哪儿了。

《人物》:但是赵云侠……

郭德纲:他那另当别论。我也没伤心,因为我了解他的为人。再一个呢,怪可怜的,爱听点闲话,爱听别人的挑唆离间。包括当初内奸,人家怎么说,他怎么听人家的,这最后上了当了。包括临回来打个电话还让人给害了,这就说明交友不慎,交友不慎。

点击此处文章分页按钮可以快速定位到想看的内容哦~
点击文章图片也可以跳转到下一页哦~